走 过 故 乡
 
   发布时间: 2023-02-26    浏览次数: 10
 

千里迷雾,因为有你,我且行且住,自此我走我们的路。重走一回故乡的路,沿路一片都是荒芜的,树排排插在泥土里,被冻得僵硬,唯有四周的田野洒落寂寞的冰冷的绿。

我回想起曾经,有一串串红色的铃铛挂在树上,当冬风来时,铃声和着呼呼的风,在空灵的时间里荡漾,荡漾成曲子——这是我诞生的地方,可是现在这些都不在了,只留下冰冷的树,冰冷的绿,冰冷的天空。

我在这慢慢地等着黑夜。月光静静地萃着时间这杯酒,倾泻的她含情脉脉,融融地抚摸我的脸。我似乎看见一道道黑影在黑夜长廊里游荡,仿佛是自己在黑夜里旅行,从大地到宇宙。迷离的黑影似乎在抽噎,那遥远的月亮是否真的存在呢?冷风吹入我的胸口,黑影留在我的记忆里,尚存余温。我想,在那遥远的广寒宫,定有属于我们自己的仙子,悄无声息地陪伴在我们身边。

我渐渐地独自走回去,披着黑夜的长衫,抖落余光原本摆着的热茶的热气早已不再扑腾,变得冰凉凉,像沉在黑夜里。天又明了,阳光像灿烂的泡沫,泛着七彩,点缀一层又一层涟漪,洒进冰冷的大地,仿佛回到了刚开始的地方。我来到了外公家,屋子外杂乱的足迹依旧那样鲜明,浓浓的白烟窜向天空,像留在白纸上一抹梦幻的墨迹,沐浴着阳光。走进去,那顶老舌帽早已破旧,却没有沾染一丝尘埃。炉里的火总在要消失殆尽的时候复燃,又有不断的薪火送进。老舌帽就静静地停在那儿,他弯着腰,眼睛里升起一团火焰,犹如一个婴儿,燃烧他的皱纹,燃烧他的泪,燃烧他的心。早年失去了爱,只有这个小屋尚存温暖,过去是,现在也是。

再往里面走,小花坛里的花现在已经败了,花和叶子团在一起,花茎像折断了。冰冷的土地似乎是它的囚牢。我回想起她来时的模样,绿色的叶子像油画一样浪漫,顶着可怜的花苞,被抹上一层粉色的薄纱,被软绵绵的泥土拥抱在怀,从此对他爱得深沉。生命里总有值得守护的东西,因为守护,我宁可被囚牢。

我想,来年的春天泥土会解封,它们还会像刚开始那样。生命也是一场花开花落,或安静或热烈,或寂寞或璀璨。

我又回到了那段故乡的路,站在路口,路途漫漫,通向天空,无边无际,可它总有一个轮回,生命的轮回,我总有一天会回到刚开始的地方。

有一种经年叫历尽沧桑,有一种远眺叫含泪微笑,有一种追求叫浅行静思,有一种美丽叫淡到极致。以风的执念求索,以莲的姿态恬淡,盈一抹微笑,将岁月打磨成人生枝头最美的风景。

生命是一个花环,为了装饰它,走过一次轮回,走过我们的路。

(学通社 周炜韬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