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艺
 
   发布时间: 2017-03-13    浏览次数: 13
 

昨天晚上下了雨,早晨起来地上湿漉漉的,虽然已在常州住了有两年,还是不习惯这冬雨,想着家乡飘雪,总归有些惆怅。雨夜睡不着,看了一部电影,叫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,讲的是故宫手艺人修复文物的事,感觉很不错,里面的师傅手艺精湛,安于寂寞,我突然就想到了杨姨,她也是有好手艺,却是用来为家庭解决生计的。

认识杨姨是因为她和我妈妈很熟,晚上陪妈妈散步的时候经常会去杨姨的小摊,看着杨姨边带着一身疲惫洗刷碗盆,边向我妈抱怨上初中的儿子成绩不好,我就在旁边安静得看着她把那些盆盆碗碗清水洗一遍,洗洁精洗一遍,再用热水烫好几遍。

杨姨的家和她的摊位离的很近,是在我之前初中的巷子里。房子很小,转身的时候会擦到肩膀,陈设也很简单,都是些不可少的沙发,茶几和小凳。也并不像每天有人精心收拾的房子,因为杨姨很忙,听我妈说,杨姨早上四点就要起床准备材料,晚上十二点才能睡,不然也不会生怕自己太忙而耽误了儿子的学习。说话间,杨姨快速收好了其他东西,从冷柜里面拿出来一大捆金针菇,清洗干净,开始串。没错,我想说的手艺,就是她做关东煮的手艺,她的小摊,就是关东煮摊。我看着她将金针菇码得整整齐齐,另一边是切好的豆皮,再拿出一把消毒竹签烫好,便开始串。

人往往会被现实所迫,而发挥自己的最大潜能。我不知道她为了靠手艺养活家人练习了多少次,我看见的是,她边和我妈聊天边串金针菇卷,一串大概需要七秒,这个过程中,需要左右手精准而默契的配合,金针菇柄部要用豆皮完整缠好,竹签穿过去要保证位置的准确来保证豆皮不会多出一段而翘在那,一串金针菇卷需要穿四个,也就是说这样的动作要在七秒内重复四次。

穿好金针菇卷,她又拿出一大块魔芋,我是第一次见到最原始的魔芋状态,之前吃关东煮都以为魔芋本身就是片状的,没想到都是手切的。接下来,我又惊叹于杨姨的刀工,其实魔芋是非常难切的,特别是切片,想要切的大小合适薄厚均匀是很大的考验,很可能一刀切下因为太软而破掉。我就看她将速度放的很快,看准便切,一刀切下毫不犹豫,最后整齐的切片切面光滑。

杨姨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,我不知道她的儿子有没有被自己妈妈的手艺打动,反正那个傍晚,在狭小的房子里,我看见了普通人对手艺的尊重,或是生活所逼,或是熟能生巧,杨姨都为我展示了他们这个行业的辛苦不易,所以,我不再把事情想的太简单,我知道所有的手艺都是我们没看见的汗水和疲惫。

(学通社 何轩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