竹海遗梦
 
   发布时间: 2017-03-13    浏览次数: 13
 

也是一时兴起想去竹海看看,于是一大早就背着包上路了,三个小时的车程后,南山竹海的大门终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。我被那高大竹门的气势震慑住了,呆呆地站了很久,踏上了通往竹海深处的路。

这里的竹子年代应该很久了,远远看去漫山遍野都是翠意深深的竹海。走近看一根根手腕粗的竹子拔地而起直入云霄,竹梢的叶子遮住了头顶的上空,摇摇欲坠的样子。人置身竹海之中,那种静气顿时让整个人感到心地纯净,暂时忘却了现实。真是一片好山好水好竹,向山里去的路是有山泉相伴的,这山泉淌过竹根越过草地漫过山路,沿着它们的先辈走过的亘古不变的山溪一路欢歌而下,叮咚咚哗啦啦的水声,和着山路上音响里流淌出的悠扬轻音乐,让你感受到时光缓慢的节奏,不疾不徐地前行。镜湖像一面巨大的打磨平滑的翡翠,静静地躺在山间,许是竹子倒影或湖底水藻的缘故,颜色美极了,身边同行的人说有点像四川的九寨沟,真是很高的赞誉,看来不虚此行。湖上可以乘船,船客们身穿的黄色衣服给单调的翡翠绿增添了一丝明快的色彩,让人眼前一亮。不过相比水路,我还是觉得山间石路走来更有感觉,虽然崎岖不平,倒也是脚踏实地更让人心安。

看到有人在山上伐竹正运载上车,不知道要去做什么,但是这个画面倒也和谐。“坎坎伐檀兮,置之河之干兮,河水清且涟漪……”诗经中的句子是多么深情啊,让人一想起就不愿意从幻想中解脱。眼前的画面颇有些气息,只是感觉少了些什么。山上设置了很多景点,如满是熊猫纪念品的熊猫馆、竹文化园、寿星园……很多很多,少不了的是商业气息,不能说破坏了景区的美感,但是真的有点丧失原始的古朴和自然。但是纪念品总也有其意义,没有它们怎么能证明这个地方特有的人文特产呢,不带点回去又怎么证明你来过这个地方呢,于是很多人都带了特产和纪念品回去,而囊中羞涩的我也同样如此。坦白来讲,每到一个景点,其实从旅游专线开始,旅游产业的商业模式就开始凸显,比如景区直达十元专车;到了那里就有各种体验项目,竹筏子,缆车等等;各种商铺,当地特色小吃铺,百年传统工艺糖、糕点……这也许正是为什么现在很多景点不走心的原因吧,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商业化气息还不是很浓,当地的民风民俗,饮食文化还是有所保留。

印象最深的是鸡鸣村,我参观了当地的金宅,据说是鸡鸣村首富留下来的住宅。整个建筑全是木制的,一楼是堂屋,里面主要摆设一些桌椅,茶具放在中间高堂的大桌上,墙上一面古字画,桌椅的花纹精心雕刻过,上面有些许灰尘。楼上是谢绝游客爬上去的,于是我就只能看着外面的造型,雕花木窗,楼倒是不高,两层而已。后面有门,轻轻一推就发出很大的吱吱呀呀声音,仿佛推开了尘封万年的时光大门,那种庄重肃穆感让人心生寒颤,仿佛就要穿越了过去,门外却也没有什么,几架肢解的木船,一个木车,还有一双惊悚的绣花鞋,看着还挺新的,要不是在白天,估计我要被吓破了胆。愈是经时光淘洗打磨过的,便愈会因承其重而散发古朴和沉稳,让人在静默中更加地静默。可以想象几百年前,鸡鸣村里的人们的生活。一声鸡鸣,万丈霞光从东方四射开来,照着这座山和还在沉睡的村庄,人们睁开眼推窗,开始一天的劳作,男耕女织,黄发垂髫,日子其乐融融,祥和安稳。那时的人们肯定是依山傍水地生活,无欲无求,也许根本不用长途跋山涉水去寻求丰富的物质生活。而如今,人已去,青山绿竹仍在,只是那段历史,那段不为人知的平凡故事也随风而去,如今的我们无从知晓。看着眼前的这片“青山隐隐水迢迢”,何谓永恒?我的心里不禁有种深深的无力感,在时间面前,一切都是失败者,首富又能如何呢,鸡鸣还会每天照常响起,而首富却只剩下了“金氏”两字被后人读起……

下了山,看着满山的竹子,我愈发感慨。是的,它也许已存在几百年了,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了,而我于它也不过只是个匆匆忙忙的过客,不会留下任何痕迹,恍如一场竹海遗梦。只希望我的到来没有打扰到竹海的宁静,让它在时光深处仍旧可以做个安静的美女子,我的情感不惊不扰,我轻轻地离去,只带走一片关于竹海的记忆。

 (学通社 张爱文)